秋月执

常年失踪

生命中的沉醉与无悔 (进击的巨人 利威尔 人物分析)



《进击的巨人》里的利威尔在这部作品里承担了大部分的悲情戏,在许多剧情里起到关键作用以及推波助澜的担当,(例如动画第一季里救艾伦、做出选择的梗、推希斯特里亚上女王之位、团长与爱尔敏的选择、削猿巨人等等)

他留给观众的好像总是一个孑然一身,背负沉重过往与重任、无所畏惧的强者形象,他理性克制而又冷静谨慎,关键时刻镇得住场面,用严格果断、雷厉风行的一面震慑着下属,却又有着与完美战士不符的其他面(一米六梗、脾气暴躁、有洁癖属性、有时的地痞语气…)

即使如此,我很欣慰作者呈现给我们的并不是什么完美无缺360度全方位优点的男神式人物,而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优缺点与鲜明性格俱在其中,这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人物的魅力。

兵长也并非不近人情,实际上他关心战友同伴的一面漫画里有无数的角落细节,他被呈现的有面对敌手游刃有余冷静理性的一面、拼死战斗时热血与无悔的一面,更有在同伴下属欢笑聚集或面临抉择时平静沉默地守护、给予教导、支持信任的一面……

不管前路有多少渺茫希望与未知危机,饱尝失败一路走来的调查兵团有着他们的荣光,而利威尔便是逆光下背负痛苦和无情的那位长官,他虽然也借用了埃尔文团长的那番富有煽动力的“为人类献出心脏”的理论,实际上他的眼中除了有 对墙中麻木的人类和对剥削压迫的世道的痛恨讽刺不屑以外,还有那高广无垠的天空,无拘无束的自由。


动画最打动我的一个场景之一就是OVA里兵长番外,利威尔本带着杀死团长的私欲进入调查兵团,可是当出了那道大开的墙门时,他看见了禽鸟展翅高飞在蓝天白云,人间千尺之上……

那时,他还尚为热血与痴狂,骨子里淌满野性和不受拘束的鲜血,那一幕他并不会意识到,自己往后的一生都会无数次注视。

那时,伊莎当年为救一只受伤鸟雀,毅然决心跨越通往地面阳光与蓝天的台阶时的那份纯粹和勇气,是他曾经渴望而不可及的,懵懂而又企图忽略的,但最后他也觉醒,打破了桎梏,跨越了王都地痞混混过日子的生活,走上了一条聚集荣光与鲜血、饱尝痛苦绝望却无悔的道路。

他的眼里紧紧地盯着当下与未来,凝重深沉,像是要把每一刻都铭记于心底,万丈深渊亦或曙光中的风平浪静,战友的背影亦或日常式的互动,墙外的世界亦或是让他恶心得要吐的墙内世界……他可以抛却一切投入斩杀中,压抑感性的部分,但心底仍保有着最初,他要用这双眼看着一切的决心。
凝视身边的一切,凝视这个世界的一切美丑善恶,凝视着生死的无常,凝视着那些共鸣与追求之心。

——这大概也是他的某种方式的“沉醉”。并且来得总是如此猝不及防、辛酸悲凉、轰轰烈烈、无常反复。






“人如果不沉醉于某样东西的话,大概是无法在这个世道活下去的。”



临死前的凯尼,他的眸子里噙满无限的悲哀与沉重,倒映着一生无数的浮光掠影,转瞬即逝的回忆里,孤独和虚空顷刻覆满心头。他甚至要不甘地嘲讽一下自己的矛盾和这荒诞的世道,喃喃地说出一些好像自白又好像叹息的话。


当利威尔问他有关阿克曼家族的事,有关他的母亲的事时,他只是悲凉无奈地笑着叹气,说着:“我啊……当不好别人的父母…”
——即使那是自己妹妹的孩子。


在这个世道里,当生存高于一切时,还有无数人们献身追求的东西。真相、力量、权威、自由、信仰、爱……凯尼将人们的这种献身追求名之为“沉醉”。沉溺醉心于其中,为之动辄全身,牺牲岁月,甚至只是疯狂沉沦其中,做一场命运的主宰,纵享无尽的哀乐。

而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一个看似落败凄凉的终点,但毕竟无怨无悔。
所以他选择将本可能延续他生命的巨人脊髓给了利威尔,让他用于更有拯救价值的人,最后还是想带着属于人类、属于自己的沉醉与尊严死去。


我想这其实给利威尔是一个很大的触动,甚至有点拯救他的成分在里面。他不清楚他的“沉醉”的具体内容,更不会去像韩吉或阿明那样去细细研究本质属性、从何而来、存在意义等问题,但生而为人,他总是去选择一条无怨无悔、无法回头的路,他的骨子里就是有着如此的抗争现实和命运、不愿妥协的精神,用力量、用策略不择手段。

他长时间已经将自己最灵魂柔软的一面抛在脑后,甚至努力强行要让更多的理智无情冷酷压倒感性温和细腻,但是感性的那面还包括着他心底的那些渴望与向往或是悲痛,感性的这一面同样也有让人强大的力量。而不是一味地摒弃掉。当艾伦和希斯特利亚他们后来说笑着真的去打了兵长一拳时,兵长那时已经有点释怀了,他早就打心底要珍重这份感情了,只是过去一直没有正视它,回避它。但现在他又决心做那个有血有肉的人,他因为回归成那种体验感性和矛盾的人而感到释怀,所以他会在那时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坦率地表达了感谢。而且那时,他已经在属于他的生命的“沉醉”中了。


我想艾伦身上某种向往自由、不愿妥协、富有冒险和抗争精神的一面是与他内心有共鸣的,甚至艾伦身上还有一种纯粹、冲动、勇敢而真诚坦率的一面其实也是吸引他的,触动他的,甚至是让他都觉得自叹不如,有些羡慕的。(严肃点 先别刷腐)当他第一次与艾伦在地下室交谈时,他问他接下来想做什么时,艾伦的回答坦率简单粗暴得出乎他的意料,之后艾伦很多冲动之举他都看在眼里,但他并没有否认或阻止,只是嘲讽地说“这家伙可是个真正的怪物什么都不会关住他控制住他”之类的话,其实他从艾伦身上看到了似曾相识的自己和自己没有的、向往的那一部分,利威尔埋葬了他的过去,他内心也是有无数矛盾的情感的,但他宁愿牺牲掉很多,看着艾伦和其他战友,试图尽微薄之力不让他们重蹈覆辙自己曾经的悲剧,他说不定也曾扪心自问过 他 有没有资格指引他们走向一条不归路?

他并不清楚哪些是正确的,这个世界甚至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宛如苦海地狱,它本来就像是神明遗弃的场所。但他永远也不会犹豫,生死博弈皆在那些抉择中了——他只知道他必须要做到无悔。他要用一生去注视每场选择下的每一幕,每一瞬。仿佛忘记了,便是对自己的背叛。他的“注视”、“凝望”、“见证”也是他的“沉醉”的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很多。

高尚的献身主义和历史任务本就不能将人的生命中的那些“沉醉”挤压掉。



——艾伦和阿明的无垠大海,他的广袤天空。以及那无数次朝霞与残光,星空与骤雨。

那是生而为人的沉醉。

彼时,我们还能记得那振翅高飞在蓝天的鸟儿,以及那永远闪动不息光辉的自由。



评论

热度(24)

  1. Lecpot秋月执 转载了此文字
  2. 苜刎秋月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