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执

常年失踪

孤独中,你倾尽一世温柔——《夏目友人帐》祖孙人物分析



春天的坡上芳草,初夏的晴空夕霞,入秋的金黄田间,冬日的朔风细雪。
四季拂掠,一生恍若轻梦,短暂易逝。目之所及,心之所向,无数瞬间,亦构筑我之存在。

《夏目友人帐》的故事总是以平和温吞,饱含温情的语调不紧不慢地向我们娓娓道来。



那个名叫夏目贵志的少年,每当他合上双眼,细细倾听世间的一切声响时,平和,静默,却又满含温情。

—— 一生中虽有无数不堪和破碎,痛苦与孤独的时刻,却也有无数温暖可贵的瞬间。


他倾尽己力帮助妖怪,而在那个世界里,玲子的孤影,映在他的眼中,孑然一身,踽踽独行,坚强而好胜,坦率而又有点傲慢,沉静时则又让人捉摸不透她的心思,她总是以干脆利落的行动传达她的想法,她总是孤身一人,随心所欲,我行我素,却又含着只属于她的一份温柔,可更多时候,她本伤痕累累,脸上却始终挂着毫不在意的笑容……


她与妖怪的相处的片段中,那上扬的笑容却发自内心,欢笑尽情洋溢着,孤独的影子好似空谷回音。


玲子的那道孤影,空空荡荡地留存在他的心中,宛如内心突兀黯然的缺憾,也犹如神秘而紧紧与他相连的存在,那是他内心无法释然、渴望了解更多的亲人。玲子外婆对他而言像是一个素未谋面,却是这世界上与他最接近的一个人。

她不被他人理解,用强大好胜的力量伪装自己坚强的后壁,人世冷暖,无法触及之物,干脆地舍弃远离,她自在地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畅行,但她也终究是个时岁有限的人类。人终究都是个矛盾体。玲子是直言着毫不羡慕却也最渴望触及温暖幸福的人,她孤孤单单地在她一生的路上走走停停,内心仍旧有向着被认为是“家”的地方徘徊,寻觅,驻留,等待。


在那些妖怪的记忆中,她活泼地奔跑着,忽而回首,毫不在乎地高喊着,大笑着,挥舞着纤细的手臂,任轻风扬起飘飘长发与裙裾,她的眼里仍有对归宿的执着光芒,执着,无言,寂寞。对于这孤独的时刻而言,和妖怪比试、用友人帐约束它们,倾力帮助妖怪,也是夏目玲子渴望与妖怪建立联系的证明。


她,一个人悄悄地来,又如风一般远去,她也曾试图与人群、与社会、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建立联系,在建立联系之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归处。她比起输,更害怕回不了家,可是,她何去何从,属于她的真正的家,归宿究竟何在?无数人的一生都在竭力寻找归宿,寻找为之守护的家,寻找可以缓解入髓孤独的温暖怀抱、会意眼神…


与妖怪邂逅的那些时光,或许是她感到最自由自在的片刻,它们也是她一生路上遇到的无数亲爱的朋友与过客。或许,还有与外公等少数温柔的人的接触,她的一生也曾邂逅过爱。



一生毕竟如此之短,恍若轻梦,四季悄然更迭,人终究是孤独的个体。
不知永远存在妖怪记忆中被世人淡忘的孤独的玲子后来邂逅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是否找到真正的归宿,是否得到了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是否安稳而释然地度过了一生…关于玲子的一切始终未知而神秘地留存在那一抹上扬的笑容里,随着她如风的背影消散在霞光中。不禁使人怅然,也想轻轻问一句:玲子,这次找到真正的家了吗?不再寂寞孤独一人了吗?


与玲子血脉相连、极为相似却又有所不同的那个少年,他也饱尝过孤独的深邃和无尽的悲伤,但他走出了困扰于心的那无尽的孤独地狱,比玲子更加幸运地得到更多的温暖和心灵的救赎。

那个少年孤零零地辗转,顾盼,奔跑,跌倒,低泣,最终也在流年中逐渐收敛成熟,藏尽锋芒,渐渐淡漠地凝视他的童年,他的眼前长长的路,试图回忆回家的路,试图抛开所有的伤痛过往,迈向崭新的生活和未来。

贵志有着属于他的倾尽一世的温柔,这份温柔亦是他最坚强的力量,尽管曾经饱尝误解、排挤、伤害、痛苦,他依旧报以最大的温柔,过去没有彻底束缚住他的脚步,未来不至于令他彷徨无措失去力量,唯有当下,当下的每一瞬间,每一可贵的邂逅,每一个笑容,他紧紧把握住,尽心去体会。


每当他感激珍重已得、已邂逅的一切时,玲子的孤影总是随之而现,像是最美好的时刻里唯余的一丝遗憾,与更多的感激。

外婆玲子建立的无数羁绊,可能她一生未来得及好好回顾和珍惜,但可幸的是她并未被世界遗忘,被抹掉短暂一生存在的证明,她的孙子还继承了她曾经的孤独,她的邂逅和羁绊,她的一切未完成的故事后续,并被她拯救,为那些故事留下了可贵动人的结尾和番外。

玲子像是贵志灵魂的映出的另一面孤独写照,但也是他渴望了解、建立联系的一种精神依托。她是他心中的一抹缺憾,也是给予他救赎的一抹亮色,更是他欲了解自己亲人和连通妖怪世界的血缘羁绊。


从第四季末对悲伤的童年的走出,到第五季对易逝的缘分岁月的怅然,聚散离合,有别的界限,无常的缘分,数不尽的得失与选择…


这些在人与妖,妖与妖,人与人之间反复不断地上演着,但如晨露般易消,如轻风般易逝的这些瞬间构筑了最为动人的回忆与岁月,也成为这些悄然平凡的小小羁绊的不可磨灭的存在证明。


缘分羁绊一直是夏目友人帐的重要主题,是一切联系存在的象征,是连起人妖和世界的纽带。但更为动人的是那些包含那无数羁绊和邂逅瞬间的当下。

无法长久地结缘也罢,无法突破那层界限传达跨越种族的情谊也罢,无法料及无常而短暂的光阴也罢,无法彼此理解同行于一条道路也罢……唯有当下无法抹去,目之所及,心之所向,永生难忘。无数瞬间,悲欢离合,亦构筑我之存在。

面对生命中的过往之客,面对那些邂逅瞬间,心怀感激,放下不堪悲伤的过去,珍重当下的每一场交集,每一段缘分,每一阵和风,健行不息,这就是夏目贵志的成长和温柔,也是他的坚强和执着,更是 《夏目友人帐》给予我们每个与孤独地狱长久对抗的人的救赎。



作品里还有除妖人的一些质疑,在名取等除妖人的世界观里,夏目属于人类,也应当尽量不在妖怪的世界涉入过深,而夏目本人虽然也常常自言不要和妖怪牵扯太多太过危险,可最后总是身不由己,说着“因为我看见了所以无法坐视不理”仍旧倾力而为,常常被三三吐槽,被他的周围妖怪说起。也许总夏目总会有要面临人类和妖怪两边的选择,然而在我眼中,这个选择根本无所谓,他既属于人类世界也属于妖怪这边的世界,只要他愿意,不管两边,他随时都能在此找到一个中和圆融之处,回到属于自己的家,属于自己的归宿,正如几季的结尾一般呈现的既有妖怪也有人类,一起欢聚的当下时光。

在此,一路见证这些易逝的时光,成长的四季,如风的背影,低眉的温柔笑意,无常的生命,祝愿那个少年,和他的归处、他的生命过客、他的路上常伴更多的故事,祝愿他此生寻得幸福,祝愿他一直成长,心怀珍重。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