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执

常年失踪

仰望星空 (黑执事 漫评)





那高傲而不可一世的“日不落帝国”,在最为鼎盛辉煌的维多利亚时代,也终将伴随着它最深的黑暗沉沉落去。


年幼的凡多姆海恩贵族少爷因家门被灭沦落为奴隶市场,在黑弥撒的祭坛上,召唤出了恶魔,以自身灵魂作为条件与之定下契约,凭恶魔的力量以复仇的姿态回到了他的战斗中,继承了凡多姆海恩伯爵之位,成为女王的番犬,同恶魔塞巴斯蒂安玩着一场又一场名为“人生”的残酷游戏……


伴随着他与恶魔执事塞巴斯的出生入死、行走世间中,邂逅的每个故事篇章都精彩绝伦,另有深意。我个人认为 马戏团篇与绿魔女篇 最为成功,虽然两篇都难免有极端血腥黑暗元素,但故事中的主角既是黑执事里的角色,也是人类本身。


马戏团篇里,至始至终都有人性深处的善与恶的冲突共鸣,有光明与黑暗的矛盾交织,有真实也有谎言…但人人都在心中高歌“越过山丘,奔向彼方”。彼方,对于Jocker 等人而言,是更美好、不论贫富贵贱、健全与否都生而平等、没有病痛苦难的世界;对于少爷而言,是获得救赎、没有身不由己、可以坦诚相见、堂堂正正地活下去的世界;对于人类这个群体而言,也象征着人类文明中持续前行和追求的远方、理想彼岸。


人类的未来在光暗明灭中终将迎来彼方的曙光,即使在翻越山丘时倒下的尸骨累累,追求爱与光明的灵魂之火却不会轻易熄灭。



绿魔女篇中,谎言与真相,封闭与开放,追求自由、知识、光明,人与人的羁绊与冲突在本篇刻画得犹为生动,更像是隐喻革命的史诗——人类既像那落后闭塞,谎言传说孰真孰假的村庄里的小小魔女,有无穷无尽的创造力、能动性、求知欲,也如敢于挑战世间险阻与死亡胁迫、打破桎梏与权威、紧掐命运咽喉与之共搏的少爷。

飞奔于山川明月、深林绝壁的菲尼安身姿是何等美丽!而放下权威、任务、规则、命令,最后不惜一切直奔小魔女,渥鲁夫人性的回归又是何等令人欣慰。

当终极毒气沉入了历史的滔滔深海时,人类的欲望和野心却永无止境,在民族主义、霸权主义的硝烟即将到来之前,仍有最黑暗的黎明时分,死神与恶魔正在破晓浮光中对人类的未来拭目以待。



《黑执事》这部作品将背景选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虽然表面上表达的是哈姆雷特式的复仇主题,实则将社会现实放大,直指人性的光与暗,善与恶,社会的黑暗与不公,命运的残酷无常,也宣扬着对光明、平等、自由与善的追求、在巨浪中扬帆起航的生之观念,使人对信仰、权利、阶级矛盾中扪心自问,也引人看向未来。



再说少爷与恶魔的关系,与浮士德和梅菲斯特有同有异。

浮士德在与恶魔梅菲斯特立下契约时,饱尝了求知、爱情、政治、美学、社会理想五大人生的幻灭和绝望,但生而为人,他有不甘平庸的宏愿、批判否定思想、乐观主义态度、永不满足、超越自我、勇往直前的精神,他喊着“你真美呀!”走向生命尽头。歌德笔下的浮士德,反映的是人类竭力探索人生意义和社会理想的主题。 浮士德曾经高呼:“哦!在我的胸膛中有两个灵魂并存!”歌德也的确借梅菲斯特的口吻在戏幕中进行批判与嘲讽,梅菲斯特在也常常化成浮士德在故事中推波助澜,他自言是“恶的原质与本性”,与浮士德人性的善形成强烈冲突,引诱浮士德堕落享乐,其实也隐含了梅菲斯特与浮士德也可象征着人性的恶与善的两面,黑暗与光明的两面,即矛盾的“两个灵魂”,实则都是人性的相融交织的两面。


而枢梁笔下刻画的这对主仆,少爷与塞巴斯是有刻意区分的独立体,一次次强调“人类”、“恶魔”彼此的身份意识,他们彼此都有着自负的骄傲和孤独,他们视人生为一场生死相搏的命运游戏,少爷经历的是落子无悔、牺牲相伴的前进之路。漫画借用恶魔的视角来看人类,以恶魔的恶与黑暗来衬托更为不择手段贪婪无常的人性,借恶魔的口吻讽刺人性,赞叹人类的品格与精神,借恶魔的沉默来深思人类的未来之路,有点像芥川龙之介的剖挖人性丑恶的笔法,也有点芥川先生的“人生就是战斗到死”的价值观在里面。


动画第一季第二集后半部分虽然是TV原创剧情,但是结局都是以“恶魔并未吃到少爷的灵魂”为主,这点很有意思,与浮士德的结局有异曲同工之妙。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亦回以凝视。” 

这句话适用于与恶魔定下契约的角色,与权力挂勾的人物身上,然而浮士德纵然有梅菲斯特的引诱,有颓废享乐一刻,有挫折临头,也没有彻底沉沦堕落,最后仍因灵魂保有的高尚之处、追求精神而被上天拯救,梅菲斯特最后也没有占有他的灵魂。 


同样,少爷复仇的道路上也并未彻底堕落为大恶之人,在动画第一二季,虽为原创部分,也大致表达了“恶魔契约”类的普遍结局。 尽管少爷的手段比较极端和黑暗,更忠实于“弱肉强食”“胜利者主宰历史”的观念,抛却软弱面,举头犹对苍天也不容许尊严的丧失,但正是世界和他自己的内心欲望使他选择了这样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因而葬仪屋两次对他说“一个人只有一个灵魂,要好好珍惜”的话,悲悯地注视着他行走在万劫不复的路上。少爷虽然身处绝望,却善绝地反击,紧紧抓住一线希望,从日常篇里的很多细节里,我们不能否认少爷强硬无情的外表下仍有一颗柔弱的向善之心。

漫画中也引用了芥川先生的《蜘蛛丝》的梗,在绝望中犹见希望,在黑暗中犹见光明。不知未来的世纪之风何等狂悖,希望犹存于世,信仰不灭,追求不灭。




奥斯卡·王尔德曾言:“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仰望星空,是世人皆有的权利,人类总是身处欲望的混乱交织中,面向残酷的命运,却也不曾泯灭希望之光。人类在恶魔与死神的眼中或许常常被感叹生命的渺小,但,人类真的就如此渺小吗?

漫画有个很有趣的细节,塞巴斯每次遇上裁缝米娜,都会被崇尚时尚革新的米娜抱怨说执事的传统保守老成不变。

我个人的理解是,将恶魔设定为符合传统的代表,而死神和人类都是崇尚革新的一派(死神本是自杀的人类),纵观整个历史,人类的每场变革,不论是宗教运动、思想解放,还是工业革命、社会制度变革,都宏观意义上地推动了人类文明的发展,人类因敢于打破传统的桎梏,进行革新与创造,才得以展望未来。


就个体而言,人之渺小恰如一根苇草;就群体而言,人类,并不渺小。人生是伟大的,人类的历史和文化也是伟大的。这是生而为人的我们该感到的骄傲。在仰望星空地这条路上,人类,将会一直走下去。迈动伤痕累累的步伐,只为越过山丘,奔向彼方。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