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执

常年失踪

【宝岚】花舟渡江-小片段




“瓜娃子,你累着了。”

岸上的人已经望不清了,放眼唯余烟云水汽,夕光在水波里闪袅,小舟在茫茫江天之间泊着,举目尽是无边空旷,一身也沉沉像是离了琐碎冗杂,楚岚听见划桨的宝儿悠悠道:


“休息会,这里有我呢。”


“宝儿姐,你别划太远啦!”


“远?咋远呢?啥都还在这呢。”



他们离岸太远了,离那混混沌沌的世俗太远了,可是又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畅快。


回首前尘,这浮世渡来啊,光阴似箭,众人嗟叹,而他俩闯来奔走,到头来还是在兜兜转转,回到原点,不觉哀喜,正是因为——见的是举世无双的好风光。


“对啦!啥都还在这儿呀,京城还在这儿,他们都还在这儿,我和宝儿姐都在这儿,这山这水,这一生一世,不多不少。”


张楚岚哈哈一笑,仰躺在花舟里,花期已经过了,落花的余香犹在鼻尖。他枕臂小憩,睁眼,合眼,听着撑船划桨的宝儿轻轻放歌,还是那永远也唱不厌的山歌,还是那系着遥远的魂灵的梦中乡曲,桨声和着宝儿的歌声,温温润润,像是要载着他的心神浮氽而去……



再次睁眼时,竟然已过暮时,风很凉,凉凉地拂在身上,很是舒服。他是累着了,才一两个时辰,感觉自己如同睡过百年一般。




耳畔万籁俱寂,他蓦地一激灵,回神过来,整幅天幕宛如泼墨似地倾倒而来。


群星璀璨,自山那边洒满天际,皎洁如纱的银河全数拢在眼中,小舟还在江中泊着,竟让他生出物换星移的错觉。



他坐起来,看见宝儿还立在船头,手扶着桨,抬头一直远远眺望着天空、山岳。


晚风徐徐,她的衣袂在风中飘着,再辨不清夕光下那身好看的红色了,只觉像是朦胧的薄雾,拢住了他的心神。四周静谧,低头便见水中倒影着星影,空前皎洁的月光照到的地方,似在粼粼生银辉,好像他们已经远离尘世喧嚣,驾舟到天上,在银河里畅游。



古有“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之境,只是他俩都醒着呢,活得那样清醒通透。



宝儿一直在远远眺望着,她伫立在山水星影里的身影,好像要站成永久,又好像要羽化成仙。


她站在那里,究竟过了多久呢?蜀地烟云过眼,五十年如一日,百年光阴荏苒,正是江南好风景。她在那儿眺望什么呢?是远不可及的路么?是一去不复返的岁月么?是不曾读懂的人世么?
她是在寻找,感受,还是在等待呢?不可知,不可知。


这与他同舟共渡的人儿,鲜活而又真切,不是天上的嫦娥仙子,不是孤零漂泊的阿无,正是他所认识的宝儿,是能一生并肩相依、在彼此命里相伴相守的宝儿。


楚岚静静地望着,他听见风声裹挟着自己沉沉有力的心跳声。如果能将眼中的这一幕画面永远定格就好啦——他想着,试图将它铭刻在脑海里,必须是闭上眼时,宝儿在星影间每根月光拂亮的发梢、那眉眼的每一处细碎暗影,每个细节都要清清楚楚。有那么一刻,张楚岚恍惚觉得,他好像也已与她共渡这一劫,不再老去……



青山不老,流水东去,他朝她缓缓伸手,那月光真是空前皎洁。他在心间唤着,宝儿姐,宝儿姐。宝儿便像是有了心灵感应一般,在那眺望的尽头缓缓回神来,他俩只有几步之遥,彼此对望宛如隔了几世。



今生已经走过最险的路,今世却好像才刚刚开始。他张开双臂,朝向她,像是要将这月,这星,这人儿一同拥抱,无始无终地拥抱,哪管那岁月,哪管那世故。


他要向无边风月与梦里光阴宣战,他朝着无常命运押下今生最大的赌注,他肆无忌惮,他纵情而笑,他心甘情愿。
他是在寻找,感受,还是在等待呢?不可知,不可知。

只知——眼下正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










———————(⁎⁍̴̛ᴗ⁍̴̛⁎)———————————

PS:一个以前码的片段。(写玉禾《三生回眸》(五)花舟渡江 时间线上的宝岚片段。 )
至于宝岚的《三世远眺》,是长篇,欢快为主,架空向,地名背景虚构。

评论(1)

热度(27)